首页 > 新闻动态

长协不好签+内外交困 山东火电企业走向何方? 2019-11-06


  就在广东省电力市场主体为2020年的长协头疼不已的时候,山东省内市场主体也开始了明年长协的准备工作。

  虎视眈眈的地方电厂

  目前山东省内的长协,只是确定了代理关系,发售双方也都是承诺相关的价格条件,并没有给出明确的价格。

  以发电侧为例,基本给予售电公司的承诺是不会低于其他发电集团的价格。“地方电厂在拼抢大用户的时候,承诺比央企发电集团的最低价格还能低6厘左右。”央企发电集团在山东电厂的一个工作人员透露。

  除了华能、华电、国家能源集团、大唐等央企发电集团外,山东省内地方国有企业下属电厂都属于上述“地方电厂”的范畴。这些电厂大多依托地方国企相关工业项目发展而来,不仅有稳定的热负荷,甚至还有自己的工业负荷。

  有了这样的底气,地方电厂主动拉开和央企发电集团之间的价格差距,反而掌握了主动权。山东省的局面,恰恰契合了博弈论中的“智猪博弈”模型。

  在博弈论(Game Theory)经济学中,“智猪博弈”是一个着名的纳什均衡的例子。假设猪圈里有一头大猪,一头小猪。猪圈的一头有食槽,另一头安装着控制食槽的踏板。踩一下踏板,会有10个单位的食物进槽,但是谁先踩踏板就会付出2个单位的成本,这个成本可以看作是体力消耗。大猪和小猪吃食物的速度不一样,如果小猪踩了踏板再回来吃食的话,大猪会吃掉9份,小猪只能吃1份。如果大猪去踩了踏板再回来吃食的话,大猪会吃掉6份,小猪吃4份。如果一起去踩踏板,回来一起吃食物的话,大猪吃7份,小猪吃3份。那么,在两头猪都有智慧的前提下,最终结果是小猪选择等待。“智猪博弈”揭示了作为竞争中的弱者应该如何生存。在某些时候,如果能够采取保守策略,让其它大企业首先开发市场,是一种明智的选择。

  在山东电力交易市场中,地方电厂看似主动降价减少了收益。但由于有其他的保底,地方电厂能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,就是胜利。央企发电集团的电厂在虽然面临市场份额不足的局面,但必须维持住电厂生存的一个价格,是没有过度降价的底气的。

  不过,虽然在发电装机、发电量上,地方电厂处于弱势。但从另一角度来看,地方电厂也绝非弱者。

  山东省的跨省区发电权交易,绝大部分参与方是四大央企发电集团以外的电厂。“跨省发电权交易,不是靠低价。而是看手里有多少电量计划。目前山东的售电市场还是关系第一,增值服务基本没有,服务层次很低级,地方电厂的背景多是地方的国资委,他们在地方上人脉更广,营销手段更灵活,掌握了大量的市场电量计划,剩下的才是四大发电集团的。”山东电力行业一位匿名人士透露。

  不断加压的外来电

  省内有虎视眈眈的地方电厂,在省外,外电入鲁也在不断地打击着山东央企发电厂。

  2019年1至11月份,山东省直调公用电厂跨省区发电权交易情况

  “山东今年煤价降了不少。受此影响,估计明年长协的价格会更低一些。”山东一家售电公司负责人说道。

  不过对于煤价的下跌,电厂却并不开心。“今年外电入鲁增加,直接压减了省内发电机组的发电计划。”一位山东发电厂的人士对此很是无奈。

  截至11月,山东省接受的外来电量同比增长了43%!但是2019年上半年,山东省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仅为3.75%。供需增长不平衡的压力给发电厂带来了巨大压力。

  仅11月份,山东省火电机组就压减了30多亿度的计划电量。部分机组甚至出现了计划电量下降成负数的情况。

  进展缓慢的现货

  早在9月,山东省就进行了电力现货的试结算运行。尽管整体运行情况波澜不惊,但是试结算运行结束之后,问题却暴露了。

  “试运完成一个月了,交易结算单子下了五遍,还有错误,目前还不知道如何结算。”

  客观的存在的困难,加上担心在新一轮电改利益再分配中失去既有蛋糕的顾虑,让市场主体没有主动去推动的动力。

  据了解,山东曾有计划10月份进行1到2次试结算运行,但最终未能实现。随着时间进入11月,山东省很快就会进入供暖季。“如果考虑到供热的保量不保价政策,试结算运行可能会暴露出更多的问题和困难。”




合作招商